纸尿裤新闻   News
搜索   Search

摸清微商纸尿裤品牌套路后,我不想做代理了

2020-9-10 17:20:05婴儿纸尿裤排行榜      点击:尿不湿成人纸尿裤代理
    2019年中国婴幼儿纸尿裤市场规模达到567亿元,预测2020年将上升至624亿元。在这其中,除了帮宝适、花王、好奇等知名纸尿裤品牌这样的正规军外,还包括微商纸尿裤品牌这样的游击队。
    然而,这种依靠熟人经济以及庞大的代理商体系发展宣传瓜分纸尿裤市场份额的微商纸尿裤品牌,在当下仍存在准入门槛过低、供货周期长,利益分配结构不均、乱价、产品质量、霸王条款等问题。
    凯儿得乐的三大“硬伤”
    笔者注意到,仅在新浪旗下的黑猫投诉平台,关于凯儿得乐的投诉就高达二十几条,甚至在其官方贴吧中更是有一群小代理打算放弃退出,纷纷在甩货以及询问如何拿回保证金。
    公开资料显示:“凯儿得乐”诞生于2015年,是凯儿得乐(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婴童品牌,主要是以在微商渠道进行纸尿裤销售起家。根据官方披露:截至2020年8月,线下专营店已达10000多家,入驻医护渠道3000多家,覆盖全国315个城市。
    可是凯儿得乐将生意做的如此风生水起,为何客诉与代理退出的声音仍不绝于耳呢?对此,笔者总结了三点:
    第一点,凯儿得乐的订货周期过长仍是绕不开的话题;
    第二点,90%的代理首先考虑的是自用,一旦孩子用不到了就没有热情做了;

    第三点,90%的代理不挣钱,只有微商条最顶端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才能挣钱。

    订货周期达三个月之久

    说到订货周期的问题,据凯儿得乐代理李慧(以下为化名)透露:“自3月20号下单后,直至6月都没有发货。期间曾询问客服,得到的消息是4月才发2月27日的货。因为是疫情期,所以也理解发货速度慢。但是到了6月发现,这两个月里一直都在发同一天(即:2月27日)的货。”
    随即,李慧找凯儿得乐官方客服进行询问,却发现自己“不满足咨询条件”。后续她又找了上级和上上级代理,最终得到的回复是“抢购的先发”。这也令她十分的不解,是什么样的公司可以三个月不发货,最后甚至连客服都联系不上?而这也成为其退出代理的重要原因。
    与其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凯儿得乐代理张晗(以下为化名),其表示:“自3月11日在得乐平台下完订单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物流丝毫未动,当初订购的尺码孩子已经穿不下了,期间联系客服要求退换货,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不行。并且自6月开始,平台取消在线客服服务,货拿不到,客服也联系不到。”
    面对严重的断货问题,近几年来凯儿得乐也在不断增加代工厂名单,接连和昱升、豪悦、重庆百亚等工厂达成合作,甚至还在2018年3月,直接并购了苏氏工厂,拥有了2家综合生产基地。
    不过话虽如此,可为何这么多条的加工线依旧难以满足代理商的供货需求呢?要知道仅通过洗脑式聊天宣传是非常难形成转化率的,而这么长时间都无法满足用户需求的凯儿得乐代理商又能成多大规模呢?
    并且从以上客诉中不难看出,凯儿得乐的服务体系存有两大缺陷:1.企业未落实责任主体,导致代理遇到问题时,无法确定找上级代理还是找官方客服;2.售后堪忧,客服响应机制落后。
    小代理纷纷退出
    另外,在调查中发现,虽然凯儿得乐代理宣传持续不断,但是也有很多劝退的声音存在,包括“半年多了一直没啥收获,拿了15箱货,现在还剩12箱左右,基本都是亲戚朋友才会买”、“卖凯儿得乐比用凯儿得乐的都多”。
    不过想要全身而退并非易事,据悉,凯儿得乐对于代理退出有着自己的一套规定,被不少代理称为“霸王条款”。
    其中凯儿得乐代理商李思思(化名)就指出,想要退出凯儿得乐:1.账上有余额(退出的话)要扣百分之十五的管理费,并且(6个月内退出)入首席赠送的纸尿裤试用装全部都要收费;2.(由于凯儿得乐规定,所有代理退出,公司均不接受退货,所以在)有货的情况下需要让上家回收,但有一定的折旧费;3.货品在途情况下冻结发货,并且强制你在系统里(的货)全发放上家家里去,不然永久一直冻结不发。
    实际上,退保证金和货款结算一事一直都是凯儿得乐的热门话题,不少代理都表示,保证金会被找各种理由扣掉一些,而货回收更是需要扣除折旧费用。“凯儿得乐退货政策亏死,一千五百多块的东西,只退九百多,当时入代理的时候就忽悠你,说可以退货,结果退货就不是那么回事”一位已退出凯儿得乐的代理商表示。
    一次乱价退代且各种扣款
    需要注意的是,凯儿得乐代理商遇到的问题仅仅是微商纸尿裤领域里的冰山一角。譬如,同样在微商界做的风生水起的纸尿裤品牌米菲,其代理商安然(化名)表示:“米菲退代理也有霸王条款:违规退代要扣除已出货全部利润+库存15%的仓储费+下级分销商的推荐奖。”
    据安然介绍了解到,他是2019年5月加入的米菲纸尿裤米王级别的代理,打款39000(含487包纸尿裤货款和1000押金),由于加入时间不到一个月,对各方面规章制度并不了解,由于一次低价出售,就被强行封号取消代理资格,甚至还扣了他将近10000元。
    根据米菲的解释,这扣除的近10000元分别是:
    1)扣除已出货款全部利润(以已出69包纸尿裤,原拿货价78元一包,要按照128一包零售价计算,扣除的利润就是3450元);

    2)减去库存15%的仓储费(以安然剩余的418包纸尿裤来计算,就是418包乘以78元,再乘以15%为4890.6元);

    3)下级分销商推荐奖为0(除以上扣款以外,还要扣除押金1000元)
    面对的这万元处罚,安然表示“米菲公司为何不能给予警告或记过一次?一次乱价就乱棍打死,让退代也我认了,但剩余的货款和押金为何要扣?总共提了69包纸尿裤,一下扣我将近10000元,这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米菲公司就是靠扣代理货款挣钱的?”
    另外百诺恩代理商季欢(化名)表示:他是在5月12日加入了万邦(汕头)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百诺恩纸尿裤4730档位的会员,相当于以86元一包的价格买了55包纸尿裤并寄存在百诺恩公司,附送一箱纸尿裤试用装(50片)。
    除货款外,百诺恩额外收取了500保证金,并且充值时候没有说明保证金是用于何处,只表明在注销账号时候可以退还,甚至也没有标明,充值附送的赠品在退出时需要加收费用。
    据季欢介绍,6月4日之前,百诺恩平台纸尿裤是限购的,货也不全,由于他想要的棉柔亲肌拉拉裤xl号一直没有,并且对其他产品也不太满意,所以就先是转让了30包给亲戚账号,剩余最后几包想要作为个人闲置处理掉。
    “后续有人在闲鱼上假意购买纸尿裤,从我这儿骗取单号后举报获得收益,可是我在举报前就已申请退代,还请百诺恩稽查部帮我查看了当时账户状况明确无违规,可是在退的过程却冻结了我的账户,另外闲鱼并没有构成完整的交易,仅凭一个快递单号,凭什么判我违规呢?”季欢表示。
    层出不穷的乱价问题也不禁让人疑惑,无论是凯儿得乐,还是米菲、百诺恩是否有做好对新入代理的培训工作?对于一次乱价后清退代理资格,还扣款扣货是否合规?一波波韭菜割下来,能留存的真实客户还能剩多少呢?
    尽管微商纸尿裤已经告别了野蛮生长的时期,但从目前各方代理的客诉中来看,仍然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么如何让自家品牌撕掉“微商”标签,值得每个微商纸尿裤品牌深思。

    

              摸清微商纸尿裤品牌套路后,我不想做代理了